罗亚松:不爱红妆爱武装 只因梦想与荣光

发布者:电信学院发布时间:2018-06-26浏览次数:1406

武职网讯(通讯员 王亚琴)罗亚松,女,湖北襄阳人,中共党员,武汉职业技术学院电子信息工程学院通信13301班学生,20159月应征入伍。20176月参加全国士兵学员统考,以全军陆军女兵第一名的成绩被南京陆军工程大学录取。

  

挥别大学 奔赴军营

20139月,罗亚松来到武职,对大学生活充满热爱与激情。在学习和工作上,罗亚松勤奋好学、踏实肯干,成绩优异,连续三学期获得学校奖学金,先后担任过班级团支书、院学生会办公室主任等职务,积极协助老师开展工作。

20149月,罗亚松被学院选拔担任辅导员助理,配合教官、协助辅导员到葛店对大一新生进行思想引导和组织管理。由于2014级新生当时在葛店校区,工作上多有不便,但她丝毫没有退缩,工作起来认真负责,借助与新生同龄的优势,很快就与新生打成一片。他们白天呆在军训场地与新生聊天谈心、交流心得、答疑解惑、整理资料,协助学生科执行学校学院下达的各项任务,晚上得留在葛店校区走访查寝,调研新生存在的困难与问题,做好引导工作,传递正能量。有课的时候还得返回关山校区上课,就这样来回奔波,一忙就是大半个月。每当有人问她累不累的时候,她就会说:“自己刚转变为学长,对新生的处境和困难都非常了解,希望用自己的经验和教训去帮助他们成长,工作虽然很多,但是能为学弟、学妹们做点事情真的很开心。”

综合表现优异的罗亚松在大二时就被发展为中共党员。在电子信息工程学院,她展现了学生党员最好的面貌。学生科长黄大海对她的印象深刻:“罗亚松工作细致耐心、责任心强,时刻以一名党员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用实际行动展现着当代优秀大学生的精神风貌。” 辅导员郑薇在评价罗亚松时说:“她品学兼优、乐于助人,是老师眼中的优秀学生,是同学们心中的榜样。”

同学们都知道,罗亚松的内心深处一直藏着橄榄梦。2014年,听到大学生应征入伍的消息,她毫不犹豫地在网上报名了。结果,因为体能测试没有通过,她被拒之门外。虽然每年应征入伍的女兵名额少,竞争激烈,也遭遇过失败,但这些并没有打消罗亚松从军的积极性。她找到自身的不足,坚持每天运动一小时以上,努力提高自己的身体素质。

  

20158月,带着新的期望,罗亚松又一次报名,敲击键盘填写报名表的声音,很快淹没在校园里那五颜六色的征兵海报和各种热烈激昂的征兵宣讲中。经过体检、体测、政审,到最后面见征兵干部,罗亚松记不清跑了多少次征兵部门,终于跨过重重关卡,拿到了梦寐以求的入伍通知书。

20159月,罗亚松身着鲜艳的迷彩服,奔赴河南新乡。随着一声长鸣的汽笛,罗亚松踏上新的征程,开始为期两年的军旅生涯。或责任,或热爱,只因那里有她的光荣与梦想,一位温柔娇丽的都市女孩成为一名刚强坚毅的军中绿花。

克服困难 融入部队

人人都爱军人光鲜亮丽的一面,总以为穿上一身帅气军装便能摇身变成男神女神,然而,只有经历过无数磨练,才懂得他们饱经忧患却愈显刚毅的眼神从何而来。

直到出发前一晚才知道将去河南新乡的罗亚松,成为了济南军区陆军某集团军的一员。同大多数新兵一样,刚入伍,就要参加为期1年的军事训练,训练内容包括部队生活纪律训练、体能训练、心理素质等各个方面。基础体能训练是长跑,以前在学校,顶多跑个800米、1000米,而部队里动辄跑6公里,且每天早晚都要跑。这对从小在家娇生惯养的罗亚松来说是个不小的挑战。起初,罗亚松跑到3公里就跑不动了,但她并没有气馁,在战友的鼓励下咬牙跑完了全程。因为离家太远,且训练辛苦,刚进入部队时,罗亚松一度很想家,不时偷偷抹眼泪。

早上5点半起床、将被子叠成方块,8点出操,每天擦地板,不能使用手机,一个星期只休息一天……刚从校园出来的罗亚松一下子手足无措。但“既然选择了军营,就要无怨无悔”,罗亚松一直这样激励自己,告诉自己坚决不打退堂鼓当兵不是为了吃苦,但当兵一定要吃得起苦没当困得眼睛都睁不开时,罗亚松就会抬头看看新兵连走廊上贴着的标语,再低下头,手中的军被已经渐渐成型、有棱有角,叠成了方方正正的‘豆腐块’她慢慢改掉身上的学生习惯,进入“部队模式”,将自己投身到部队的融炉中去。

无怨无悔 在熔炉中锤炼火红青春

从《亮剑》到《战狼》,军事题材影视剧的热播吸引了无数大学生选择参军入伍。然而,切身体会过军营生活,许多人都会纠结于想象与现实的巨大落差:再也没有通宵狂欢与赖床不起,取而代之的是趴在走廊上叠被子的强睁睡眼;再也没有自作主张与随心所欲,取而代之的是令行禁止、绝对服从。

你一个女孩子,放着舒服日子不过,为什么要当兵?”“你质疑过自己的选择吗?这是她被问到频率最高的问题。部队平时训练要求严格,步伐一致,注意力高度集中,不能有半点松懈。从小到大都没离开过书桌的文弱书生,刚开始觉得新兵训练的日子很苦很难熬,她说:我当时是累到怀疑人生,当兵很苦,但不苦又当什么兵呢如今再谈起这两年的经历,罗亚松的嘴里满是骄傲与不舍,没有丝毫的后悔,她说:“未来的我,一定会感谢自己做出的这个选择。”

两年的军旅生涯不仅仅是一次简单的锻炼,它对人生深度和厚度的影响价值不可估量。对罗亚松来说,部队是她人生中的另一所大学。部队教给她的,一点不比学校少,“做一名合格军人,也并不比做优秀的学子简单,大学不会是人生的全部,就像军营也不会是人生的全部,但努力和坚持是。”她说,“经过一段适应期后,苦点累点我不怕了,只怕自己不能成为一名合格的军人。”

由于训练强度大,罗亚松每天上床不到三秒钟就睡着了。 寒来暑往,晒黑、中暑、冻伤都是寻常事,但罗亚松并不在意,她说:当时只想着完成任务,个人的得失无所谓,趁年轻多经历一些事情,追求到自己想要的,成为自己所仰慕的自己,是多么美妙的事情。

部队训练中有个规定,同一连中只要有一个人犯错,大家全部跟着受罚,被大家戏称“一人生病,全家吃药”,成员之间互相监督,不容有丝毫马虎。在部队,浪费粮食是绝对不允许的。罗亚松刚到部队时并没有节约意识,经常把自己不爱吃的东西挑到一边。有一次,她把整个馒头丢进泔水桶,被连长发现后,在全连大会上提出了批评,并让班长亲自去桶里捞起馒头当众吃下去。班长无可奈何将馒头吞进去的那一刻,罗亚松感到万分内疚和羞愧,她知道说再多的“对不起”也无济于事了,泪水早已不知不觉铺满她的脸庞。从此以后,罗亚松再也不挑食,再也不浪费一粒米了。

罗亚松所在的连队是集团军组建的第一支女兵建制连,正是因为第一支,这支连队与众不同,其它连的女兵也许只是在空调房里接着电话,而她们却在烈日下挥汗如雨。男兵怎么训,她们就怎么训,男兵干的事,她们都得干。每次跑武装,罗亚松总感觉自己的半条命都快没了,但跟着大家一起跑,一起坚持,每次都突破着自己的极限,这种不服输的劲头使她从一个柔弱的女子变成了能扛起300斤重地杆的女汉子。当年长发及腰的学生妹已变成一名齐耳短发、言行干练的女兵。

继往开来 谱写人生新篇章

当兵两年后,该怎么办呢?罗亚松舍不得脱下这身橄榄绿,她决定继续当个好兵,尝试报考军校。但是在部队时间不像在学校那样充裕自由,连队的训练每天不间断,周而复始,自己能支配的时间并不多。

每天晚上训练结束后,战友们都回宿舍休息,她却到会议室复习,一看书就到了大半夜,遇到不懂的内容,就缠着连长、指导员来教。备考过程虽然充满艰辛,但罗亚松拿出部队里不怕吃苦、敢于拼搏的劲头,学习起来感觉总有用不尽的力量。

功夫不负有心人,20176月,在全国士兵学员统考中,罗亚松以全军陆军女兵专升本第一名的成绩被陆军工程大学录取。“永远记得我是一个兵!无论当兵、考军校,我样样要有出息,决不给部队丢脸!”罗亚松接到陆军工程大学的录取通知书时说,“我要带着更加丰富的知识,为祖国的国防事业做贡献。”罗亚松道出了自己从军报国、求学明理的初心。军装对每个军人都是一种情结,穿了一天也好,一年也好,十年也好,责任是一辈子的。自从穿上军装的第一天,罗亚松就不自觉地背负起一种责任感。

进入军校后,不再像部队训练那么紧张了,学习时间恢复成正常的作息时间。“虽然不用5点半起床,不用每天跑6公里,但经过了部队训练,军人的优良习惯我保持了下来,每天早起,注重保持良好的精神状态。我想,这就是军人带给我最大的改变。”罗亚松总结道。

在军校里,罗亚松认识了来自全国各地各个军区部队考来的同学,大家曾经都是各部队的佼佼者,在这里有很多值得学习的人物,他们比通过普通高考入军校的同学们更加懂得珍惜,更能明白什么是“战友情”,罗亚松为有一个这样的学习氛围而感到高兴。她希望在这个新的熔炉里,能与大家共同进步、共同成长。谈到未来的打算,罗亚松说:“本科毕业后还打算考研,再难也要试试。”

当知道现在有很多的学弟学妹也想参军的时候,作为学姐,她毫不吝啬地给出了自己的建议:大学毕业之后再参军,那样自己的阅历也可以更丰富些,在部队的发展空间也可以更大一些。